茶道與足球文化

文:方寸  方寸天地

茶,無非是一種樹葉製成的飲品,怎麼還有茶道?

據史料記載,唐朝時期,喝茶已是蔚然成風,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流行語為證。將喝茶從形而下上升為形而上,把物質性的茶葉提升為精神性的茶道,是從唐代陸羽的《茶經》問世開始的。 《茶經》共三卷十章,詳細論述了茶的生產、加工、煎煮、飲用、器具以及歷代飲茶的經驗與典故,賦予了喝茶以文化與審美意義。以後,經由高僧、士大夫與文人雅士的推動,特別是唐、宋、明三朝的傳承與出新,將茶文化推向極致,讓茶具有了簡樸、清高、文雅、敬謹的品質,進入了“清風明月”的境界。茶的同類項由“柴米油鹽醬醋茶”轉入“琴棋書畫詩酒茶”。喝茶不再僅僅是為了解渴,還是一種修行、一種修養、一種品味。

在春天的早晨,一杯水被細芽嫩葉染成青綠色,群葉舒袖舞,清香幽悠來,一杯人沉醉,春魂入心懷。一杯茶,讓人與春色神魂合一。在這裡,茶幻化為人格寄託,人的精神幻化為茶的清雅自在。將自然之物人格化,從自然之道中體察為人之道,是中國文化的一貫傳統。蘇軾在《前赤壁賦》中說:“惟江上之清風,與山澗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為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造物者無盡藏也。”

茶道其實就是人道。人道是茶道的魂魄。沒有人道貫穿其中,茶不過就是樹葉泡水而已。只要是人幹的事,如果不上從生理層面上升到精神層面,統統成不了好事大事。就連“啪啪啪”這種人類最原始的不能見之於眾的生理需求與身體運動,也得上升到愛情這樣的層次,才能“啪啪”得上檔次、有面子。

 

由此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中國足球的發展只在形而下層面努力是不夠的,還得有形而上的提升;只有足球界的努力也是不夠的,還得有文人雅士的參與。足球不能離開“市井”,也不能少了“星空”。中國足球需要“塑身”,也需要“賦魂”。

 

如果說,茶魂是清風明月,足球之魂又​​是什麼?

 

足球比賽,勝負是謎底,謎面隨著比賽的進程漸次呈現,其中又有無數“包袱”,此刻這一方“春風得意馬蹄疾”,彼時另一方又“飛流直下三千尺”,時而柳暗花明,時而烏雲壓城,起伏轉折,變化無常,令置身其中的人興奮片刻又焦慮一時,有人舞蹈,有人沉默,哭哭笑笑,如痴如醉,男女老幼,均難以自拔也。一場比賽結束,贏球的一方激動興奮,歡悅只是片刻,片刻之後又要為下一場比賽做艱苦的準備;輸球的一方傷心沮喪,然後顧不得難過,只能全身心地為下一場比賽做更多的付出。足球比賽,集合了人生百態,道盡了人生悲歡,再現了人類不向無常命運屈服的集體抗爭精神,詮釋了人生的艱辛與奮鬥的意義、團結的價值。

 

美國作家羅伯特·波西格在《禪與摩托車維修藝術》一書中說:“爬山時,當你不再預想時,每一步都不只是一個目標的手段,它本身就是一個獨特的事件。只是為了某個未來的目標而活著是膚淺的。支撐生命的是山的側面,而非頂峰。”踢球時,當你不再預想時,每一個技術動作的精益,每一次積極的跑動,每一次相互激勵,都不只是達到目標的手段,它們本身都是一個獨特的事件。只為了勝利或冠軍而踢球是膚淺的。足球運動的生命是人之精神交響的神韻,勝利或冠軍只是這曲交響的一個高音。

 

專注、精益、合作、勇敢、抗爭等正是足球的品格。一場足球比賽,就是一首人類命運交響曲,也是一曲人生命運的悲歡二重奏。足球比賽,有勝必有負,看似殘酷,若是回味起來,正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情。”悲壯地輸是一種情,痛快地贏亦是一種情。情之種種都在訴說著人的品格。茶魂是“清風明月”,足球之魂就是“高山勁松”。 “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墜,賴以拄其間。”“泰山頂上一棵松”,“任爾東西南北風”,風吹不倒,雪壓不跨!

品茶是修行,參與足球也是一種修行。品茶是個體的修行,足球是集體的修行。品茶是靜修,參與足球是動功。茶與足球,一靜一動,一張一馳,一清風明月,一高山勁松,方可構成人間正道。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