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變強的?

“這是哪裡……”

鳴人在一灘陰暗的潮水中醒來,這裡暗淡無光,卻無比空寂。彷彿沒有盡頭一般,能看到的只是無盡的黑暗。

“喲……小鬼,醒啦?”

這個聲音彷彿來自天際,卻似乎又在自己的眼前。只是聽起來……彷彿沒有一絲情感。

緊接著,在鳴人驚恐的目光中,他看到了一雙眼睛。

一雙無比巨大的眼睛。

這雙眼睛裡充滿了罪惡與兇殘,一種無比的恐慌穿在心裡,讓鳴人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可就這一瞬間,黑暗之中竟從天上落下了一抹光亮,照射在了鳴人的身上。

一個巨大的牢籠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那雙恐怖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你是……”鳴人看著籠子裡緩緩現身的巨大的身影,驚呼起來。

“臭狐狸!”

“哼!”

籠子里傳來九喇嘛不屑的冷笑,它用那雙邪惡至極的眼睛看著鳴人,“雖然不想叫醒你,但是這關乎到了你我共同的安危。”

“什麼意思?”鳴人看著自己的雙手,“我現在……”

“你已經昏迷過去了,現在只是意識存留在你的體內而已。”九喇嘛將整個頭狠狠地抵在牢籠的欄杆上,“你似乎還沒有明白外面的狀況。”

“外面的狀況?”鳴人努力地思索著,“外面不是正在中忍考試嗎……”

“小鬼……我說的是你自己。”

“我自己?”鳴人剛想繼續問下去,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後再一次出現了一抹光亮。

“這是……”

鳴人看著光亮之中,出現了一個人。那後背之中印有漩渦標誌的那個圖案……

“這是我!”鳴人驚呼一聲。

“哼……”

“奇怪,這是誰背著我?”鳴人看到自己被一個人背著,是一個高大的男子看不清長相,正以極快的速度穿梭在叢林之中。

緊接著,光亮再一次拉伸。

又出來了兩個人的身影。

“我愛羅!”鳴人睜大了雙眼。

此時的我愛羅也被一個人背著,一同穿梭在這片樹林之中。

“他們是誰?要把我帶到哪裡去?”鳴人終於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

“就在剛才,發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九喇嘛看著快速穿行中的這兩個人,那衣服上的圖案深深的刺激著它,讓它的眼神中漏出了一絲怨恨,“就是這群人……”

時間回放到十分鐘以前……

地洞之中。

大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著已經昏迷在木牢中的鳴人和我愛羅,輕輕呼出一口氣。

“拜託,要不要這麼拼命啊,還好我的忍術剛好能克制你們……”

“這樣……咳咳……真的就安全了嗎?”一個同樣穿著忍者馬甲的看著大和,隨後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為什麼要讓我這麼弱的身子來抬他們……”

正是月光疾風。

“嗯……”大和沈吟一會,問道:“外面情況怎麼樣了?”

“比賽還在繼續。”月光疾風說道。

“我留在這裡看著他們,你去賽場維護秩序吧。”大和笑了笑,“放心吧,只要他們有一點不正常,我就會立馬制止。這一點,我想沒什麼問題。”

“要等到比賽結束了……”月光疾風咳嗽了兩聲,“好吧,那我回賽場看比賽去了。”

“去吧去吧,趁死掉之前或許還能掙扎一下。”

大和和月光疾風同時愣住。

剛才這個聲音,都不是他們兩個說的!

“那個傢伙說的一點錯沒有,果然這個時候竟然能在木葉抓到兩個人柱力。”

“嗯……遇到了擁有木遁血繼限界的大和,還有木葉首屈一指的特別上忍月光疾風,我想應該能賣個好價錢吧。”

說話的同時,這地洞之中從陰暗處走出了兩個人。

“你們是……”大和還有月光疾風警惕的看著這兩個人,武器也持在了手中,“你們不是木葉的忍者,你們是誰?”

“直接動手嗎?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流血了呢……”一個留著灰色的大背頭,擁有淡紫色的雙瞳的人,表情猙獰的說道。

他的手中拿著一把類似於鐮刀的長柄武器,拖在地上發出了吱啦吱啦的聲音。

“千萬不要把身體破壞的太厲害。”另一個蒙著半張臉的奇怪傢伙說道。

他的額頭處是一個三角形的護額,但是中間部分被狠狠地劃開了一條裂縫。綠色的瞳孔,看不出什麼表情。

他們就是曉組織的二人組成員。

飛段,角都。

“呀呼!”

飛段瘋狂的尖叫一聲,直接向月光疾風跳了過去。

“快躲開!”大和大喊一聲,跳在了一邊,雙手開始結印。

“木遁……大樹林之術!”

在飛段拿起手中的武器正要劈向月光疾風的時候,大的和手臂突然變換成了一根根木質藤蔓枝條,將飛段的整個身體都綁了起來。

華麗的刀光不斷的閃現在月光疾風的手中,他在飛段身體受限的一瞬間,將手中的長刀深深地刺進了對方的身體。

“哇……”飛段吐出了一口鮮血。

“呼……還有一個。”月光疾風轉而將視線轉向了角度的方向。

“嘿……”

這個時候旁邊傳來一一個恐怖的笑聲。

在月光疾風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飛段已經掙脫開了大和的藤蔓枝條,揚起手中的武器,狠狠的向月光疾風砍了過去。

(此處已添加小說卡片,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刺啦……”是血肉飛濺的聲音。

月光疾風的身體重重的躺在了地上,口中吐著鮮血,一臉的不可置信。

“為什麼……”月光疾風想說話的時候,卻已經發現自己的喉嚨全部被鮮血堵死了。

肺部燃燒的厲害。

不斷的有鮮血冒出來。

他想咳嗦一聲,再一次留戀一下這個世界的真實。

意識卻越變越模糊起來……

這是要死掉了嗎?

有些不甘心啊……

明明什麼都沒有準備好,怎麼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

剛才還看見那些可愛的孩子在為了自己忍者的夢想去戰鬥呢,現在自己卻要先行他們一步離開了。

還有……

對不起了,夕顏。

不能遵守跟你之間的約定了……

“疾風!疾風!”

不斷的有聲音在呼喊著自己,好像是大和吧……

一定要保重啊。

保護木葉…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