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打就是殺的《水滸傳》究竟好在哪裡?

作為中國四大名著之一,《水滸傳》的文筆自不用說,人物刻畫也是最頂尖級別的,然而相比《三國演義》和《紅樓夢》,許多人讀完《水滸傳》後,總感覺差點什麼,文中的人物說正派也不正派,說邪魔外道又都披著俠肝義膽的外衣,處處透著古怪和不合理,讓人看的不那麼酣暢淋漓。

比如主角宋江,雖然表面上光明正大,然而從種種細節上都可以看出這是一個陰險精明的人物,又比如黑旋風李逵,粗看是個討人喜歡的憨厚、淳樸、率真的人,然而看的越多,便會發現,李逵真是個殺星,不問青紅皂白,舉斧就砍,在江州劫法場的時候,李逵對著人群就是一頓砍殺,看熱鬧的老百姓都被他殺了。

再比如扈三娘,一個全家男女老少都被梁山好漢殺光的人,卻依然認宋江當乾爹,還嫁給了此前的手下敗將矮腳虎王英。如此荒誕的不合常理的情節,在《水滸傳》中比比皆是。這也讓很多讀者都出現了疑惑,甚至認為《水滸傳》這本書有點名不副實,可能達不到四大名著的高度。

水滸傳的開篇

《水滸傳》的開篇說了兩件事,一件是洪太尉的事,一件是太尉高俅發蹟的事,這兩件事的影響貫穿了整本書。

洪太尉

宋仁宗嘉佑三年,瘟疫盛行,洪太尉得到皇帝的命令去江西龍虎山請求天師下山,鎮壓瘟疫。洪太尉為了得見張天師,齋戒沐浴,更換衣布,不帶從人,獨自一人背著詔書上山,洪太尉的誠心感動了張天師,不等他爬上山頂,天師就已去了東京,祛除了瘟疫。

幾天后,得知消息的洪太尉十分高興,便在主持的帶領下,遊山玩水,遊玩途中發現了一個“伏魔之殿”,結果洪太尉不顧眾道士勸阻,硬要打開“伏魔之殿”,放出了關押其中的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遂致大禍。

洪太尉放走的妖魔便是日後的梁山一百零八漢。

高俅

妖魔被放走之後,文中又用諸多篇幅介紹了高俅的發跡歷史,一個潑皮無賴在戰亂之際,因為蹴鞠踢得好,竟然得到了皇帝的賞識,最後成了朝廷大官。

通過高俅,作者向讀者說明了,《水滸傳》中的社會是一個扭曲的社會,皇帝在亂世不勵精圖治,反而整日遊玩,還將一個潑皮提拔成了大官,真乃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在這個大背景下,水滸的故事徐徐展開。

宋江起義造反

在扭曲的社會下,面對生活的難題,一個普通人該如何抉擇?

水滸的故事主線是宋江聚義造反的故事,一個個逃出的妖魔,在機緣巧合和形勢逼迫下,最後在水泊梁山相聚,成勢之後,宋江舉起一桿替天行道的大旗,開始跟太尉高俅開幹,這也是整本書的高潮部分。

《水滸傳》中大量段落都在描寫梁山好漢的經歷,都在述說這些人到底是如何上的梁山。

基本上,每一個著重描寫的文物,都有各自的淒慘遭遇,很多人都是一步三回頭,無奈才走上樑山,比如林沖和武松,這些《水滸傳》中的經典人物,都是有故事的人,世道不公,讓原本良善的人走上歧途。

在扭曲的社會中,一個普通人為了活命,只能選擇墮落和反抗。

水滸說得不是一個快意恩仇的故事,而是一本屬於成人的黑暗故事。

結語

水滸的世界裡沒有絕對的好人,有的只是人性,各自都有各自的難處和訴求。

宋江和高俅的區別就在於一個失敗了,一個成功了。

朝堂和水泊梁山也沒有本質的區別,一個黑心黑肺,另一個更黑、手段更陰險,僅此而已。

最後等級不夠高的梁山好漢們,被高俅這位老奸巨猾的前輩,殺害了大半。

水滸中的普通百姓不但受貪官污吏和土豪劣紳的欺壓,還受到那些打著替天行道旗幟的所謂“義士”的殘酷對待,從本質上來說,梁山好漢跟正義之士根本不搭邊,這就是一個黑幫,什麼都做的黑幫。

在水泊梁山中,有林沖、盧俊義這樣被逼上山的好人,也有如周通、燕順這樣原本就是壞人的人,還有像宋江這樣的遊走於灰色地帶的兩面人物。

整個梁山就如同一個不斷循環的大熔爐,不管黑的白的,只要進來了就都是黑的,而進來了就別想出去,這不是道理,也不是製度,而是一種社會現象。

水滸的高明之處就在於,作者通過一個個好漢的經歷,把社會的醜惡說了個淋淋盡致,面面俱到,水滸中描寫的惡,不僅僅是人性的惡,還有封建制度的弊端之惡。

水滸的故事,不僅僅只是故事,還是每時每刻都在發生的現實。

來源:胡青瓷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