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挖礦礦機託管合同有效嗎

這裡的“挖礦機”,可不是藍翔技校培訓的“挖掘機”。

2020年4月6日,杭州互聯網法院發布《服務保障數字經濟發展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案例1是“大數據產品權益的司法保護—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訴安徽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例2就是本文將要介紹的“網絡虛擬財產法律屬性的認定—陳某訴浙江某科技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原告:陳某。

被告:浙江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2018年1月4日,原告通過網絡向被告購買翼比特E1018T比特幣挖礦機20件,單價為30600元,總額為612000元,並全額支付。

後原告以中國人民銀行等部委聯合於2017年9月4日發布的《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以下簡稱《公告》),要求“停止比特幣等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為由,認為專門用來運算生成比特幣的“挖礦機”已無使用價值,設備交易涉嫌違法,主張合同無效要求被告退款。故訴至法院。

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案號:

杭州互聯網法院民事判決書(2018)浙0192民初2641號

二、涉案合同是否有效?

法院論證思路如下:

原、被告通過互聯網以數據電文形式訂立比特幣挖礦機買賣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同依法成立。

原告陳某主張標的物交易涉嫌違法,標的物交易合法性屬於合同效力範疇,法院對於合同效力予以審查。

1.什麼是比特幣

比特幣是互聯網技術發展後在互聯網環境中生成的虛擬物品。其物理形態為:成串複雜數字代碼;其預設功能為:全球化流通的數字貨幣。

2.如何生成比特幣

比特幣由“礦工”“挖礦”生成,“礦工”可以由身處全世界任何地點的任何人擔任。

“挖礦”是指“礦工”根據設計者提供的開源軟件,提供一定的計算機算力,通過複雜的數學運算,求得方程式的特解的過程,求得特解的“礦工”得到特定數量的比特幣獎賞。

比特幣挖礦機是專門用於運算生成比特幣的機器設備。

3.比特幣的特徵及負面影響

比特幣的總量恆定為2100萬個,具備稀缺性;

比特幣由網絡節點的計算生成,和法定貨幣相比,沒有集中的發行方,不受任何中央銀行和金融機構控制;

新生成的比特幣經安裝客戶端后獲得地址,並由比特幣系統形成密鑰(公鑰和私鑰),交易雙方無需公開身份,通過提供比特幣地址及密鑰完成交易,交易具有匿名性;

比特幣交易在互聯網環境中完成,不受國別地域限制。

比特幣的上述特徵使其產生被利用成為詐騙、賭博、洗錢等犯罪的工具以及擾亂金融秩序的風險。

4.在我國,比特幣具有貨幣法律地位嗎?

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規定:

代幣發行融資:是指融資主體通過代幣的違規發售、流通,向投資者籌集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

代幣發行融資中使用的代幣或“虛擬貨幣”不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同等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因此,比特幣雖然被稱為“貨幣”,但是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不具有貨幣法律地位。

5.比特幣具有商品屬性嗎?

“礦工”通過“挖礦”生成比特幣的行為類似於勞動生產行為,“礦工”既需要投入物質資本用於購置與維護具有相當算力的“挖礦”專用機器設備,支付機器運算損耗的電力能源的相應對價,也需要耗費相當的時間成本用於獲得勞動產品。 “礦工”“挖礦”生成的比特幣凝結了人類抽象的勞動力,根據勞動價值理論,具有商品屬性。

雖然不能使用比特幣作為貨幣購買商品,但不可否認比特幣作為商品可以被接受者依法使用貨幣購買。

結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合同無效。

本案交易標的物“挖礦機”,是專門用於運算生成比特幣的機器設備,本身俱有財產屬性。

我國法律、行政法規並未禁止比特幣的生產、持有和合法流轉,也未禁止買賣比特幣挖礦機。

故原告陳某主張買賣作為比特幣挖礦專用設備的挖礦機違法的理由不能成立,涉案合同依法成立、有效。

免責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
來源/作者:挖矿胡先生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