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竊別人的比特幣,應該定什麼罪

第一,盜竊比特幣的行為侵害了何種法益?

《刑法》第285條規定的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其犯罪客體是計算機信息系統的安全,犯罪對象僅限於使用中的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傳輸的數據。該罪被規定於我國《刑法》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第一節擾亂公共秩序罪之中,該章節所列罪名主要屬於擾亂社會公共秩序、侵犯社會公共法益的犯罪。簡單來說,由於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的行為是對公共法益的侵害,因此,必須是針對不特定多數的對象的非法侵害行為,才能納入本罪規制的範圍。

然而,盜竊比特幣,是行為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盜竊他人比特幣的行為。其並沒有擾亂社會公共秩序,也不是對不特定對象信息的非法獲取,該行為沒有侵犯社會公共法益。盜竊比特幣是對特定對象“財物”的獲取,其主要侵害的是個人法益,也就是財產權。

第二,比特幣是否屬於刑法所保護的財物?

刑法具有相對的穩定性,但它必須同時適應社會發展的需要,否則便沒有生命力。作為財產犯罪對象的財物,應具有三個特徵,即具有管理的可能性、具有轉移的可能性、具有價值性。比特幣的所有者能夠對自己持有的比特幣實施支付、轉移等管理行為;能夠通過啟動公鑰和私鑰的方式將比特幣轉移到其他地址。而實際上,比特幣的經濟價值是能夠以貨幣衡量。因此,比特幣具有財產犯罪對象的財物的特徵。

根據2017年的《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的規定,比特幣在境內雖然不能作為貨幣流通,並不代表比特幣不能成為法律所保護的“財物”。不可否認它與其他虛擬財產一樣,可以使用貨幣進行交易,具有經濟價值。尤其是在《民法總則》實施以後,虛擬財產已經在民法領域得到了承認,在刑法領域承認比特幣的“財物”屬性不應存在障礙。

第三,將盜竊比特幣的行為被認定為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存在刑事處罰漏洞。

如果認為盜竊比特幣構成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實質上是否認了比特幣的“財物”屬性。按照這個思路,可能會對實踐中其他刑事法律問題的解決帶來困難,形成刑事處罰漏洞。

比如在詐騙比特幣的情況下,行為人使用欺詐的手段騙取他人的比特幣,由於行為人沒有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系統,不符合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的行為構成,無法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又比如行為人使用暴力、脅迫等手段,強制要求比特幣所有者將比特幣轉入行為人的賬戶,由於行為人同樣不存在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系統的行為而不能追究其刑事責任。

綜上所述,將盜竊比特幣的行為定性為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存在著諸多不合理之處。雖然目前將比特幣等同於法定貨幣尚有諸多障礙,但是比特幣具有“財物”的屬性毋庸置疑。因此,將盜竊比特幣的行為定性為盜竊罪·,才能避免刑事處罰的漏洞,做到罪責刑相適應。

免責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
來源/作者:鏈團財經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