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機挖比特幣的日常,如何規避風險

今年6月,邯鄲礦工趙冬陽和四個合夥人以2000元單台的價格買了600台二手礦機,這些礦機當時日收益近萬元。不過短短半年後,日收益已不足2000元。

幣價下跌,趙冬陽的600台礦機,不得不面臨被淘汰的風險。與此同時,四川本土大礦工張雷,已經完成了低功耗大算力機器的佈局。

目前,400萬台二手機器正在被淘汰的路上。礦機更新換代,挖礦難度上升,不得不讓一些礦工做出抉擇:是更換低功耗大算力機器,還是繼續使用老礦機挖礦?

但大算力機器投入成本高,市場行情不確定,無疑加重了挖礦風險,面對比特幣減半,比特幣挖礦還是礦工們的掘金天堂嗎?

「 小礦工二次殺入礦圈」

再次聯繫到趙冬陽時,他正在邯鄲的家裡吃晚飯。此時,比特幣已經跌到了6909美元,趙冬陽打開手機給我看,S9i 13.5T,單台機器日挖0.00026個比特幣,去掉電費成本,日收益僅2元。

嘉楠科技成為全世界區塊鏈第一股的同時,上海、深圳等地監管部門先後對虛擬貨幣中存在的lCO、傳銷亂象進行整治,多個交易所、發幣項目被查,幣價應聲下跌。

半月前,趙冬陽把礦機安置到可以跑全年電的新礦場,全年託管電價0.31元。 “如果幣價繼續跌,我們就得考慮關機了。”

“礦場讓關機嗎?”我問趙冬陽。

“當初和礦場簽合同的時候,對方答應,如果收益抵不上電費,可以關機。”趙冬陽的電價,相對比較便宜。目前,新疆、內蒙、四川、雲南等地的礦場,礦機託管電價一般在0.35-0.37元之間。

八月初的一個上午,我和同事繞著盤山路,驅車50公里,來到當地最大一個比特幣礦場。這個礦場被建在公路旁邊,四面環山,山頂雲霧繚繞。

百米外靠近,矗立著5個巨大黑色廠房,壁上掛著一排排​​巨型排風扇,50米內,能聽見4萬台礦機的轟鳴。

趙冬陽是我在四川遇見的第一個比特幣礦工,初見時,他正蹲地上修礦機。

2018年,趙冬陽在邯鄲挖礦,當年底,由於比特幣價格跌到了關機價,他選擇把礦機賣掉,而他手中的EOS,也和挖礦收益一樣,在不斷縮水。

今年6月,伴隨豐水期到來,比特幣價格顯著回暖,以螞蟻S9為主的系列礦機,在四川、雲南的山坳裡、村落旁、或某個大壩附近,紛紛重新開機。從5月中旬到7月初,比特幣全網平均算力從47.98 EH/s重新回到了64.85 EH/s。

也就是說,在豐水期初期,約有125萬台小算力礦機重新開機。

趙冬陽正是這個時候來到四川,再次殺進入礦圈。

他和另外四個邯鄲礦工一起,收了600台13.5T二手S9i,每台2000元。

趙冬陽等人,驅車從樂山到甘孜州再到阿壩州,幾經輾轉,最終把機器放在了阿壩州一個礦場。

趙冬陽在現場查看礦機後台的算力數據

“拋去0.25元豐水電費成本,現在一台機器每天淨收益14-16元。”

這個礦場,大部分是S9和T9+系列礦機,這些機器24小時不間斷排出熱浪,形成高溫氣流,迎面噴向這個北方漢子。

儘管這個礦場包運維,但趙冬陽覺得沒有親自駐場更放心,於是在礦場附近租了一個房間,50平米,室內衛生間,不帶廚房,每月800元,每2人輪流駐場1個月。

兩個月後,趙冬陽的一個合夥人王春華,把手中的機器兌給了其他四人,王春華告訴我:“還是直接買幣的風險係數更低一些。”

按當時9700美元幣價算,這600台S9i,日收益約9600元,由於算力難度上漲,幣價下跌,枯水期電價上漲,現在日收益在1200-1800元之間。

「 大礦工的佈局」

礦工投入礦機、電費成本挖比特幣,再拿到二級市場上出售,要加上利潤差,因此牛市時,幣價遠高於挖礦成本,熊市時,比特幣價格觸達關機價格,直接買幣更划算。

挖礦相當於礦工拿錢堵未來一年的市場預期。因此,王春華選擇買幣,趙冬陽等人選擇繼續挖礦。

“那為什麼沒有買大算力礦機?”我問。

“一是大算力礦機的高成本問題,二是現在挖礦,挖礦成本1元/T,減半後挖礦難度上漲,挖礦成本0.5元/T,且大算力礦機1.35萬元左右,減半後可能6000元。”對於趙冬陽而言,大算力機器並不是急需。

張雷是四川土著大礦工。

今年5月,張雷就開始進行大算力機器佈局。最開始從比特大陸訂購一批S17系列礦機,由於當時螞蟻礦機官方的銷售政策和產能不足,繼而轉向了神馬礦機。

“螞蟻之前的銷售政策很無語啊,先交錢,最後再定價。沒有明確的銷售單價,你買不買?而且也沒有產能,定一批機器,每天幾台幾台的發。”張雷忍不住吐槽。

“不會是因為缺錢了吧?”我問到。

“幾個廠家應該都缺錢,但螞蟻的銷售政策確實無語,充分說明了老詹(詹克團)不會做生意。”

“神馬的價格是明確了的,我們拿貨均價在207元/T左右。”神馬的大算力機器,最早8月初就到了張雷的礦場,但9月和10月的機器出現了延期。

時維9月,儘管大算力機器因為延期沒有全部上架,但張雷還是提前清掉了礦場裡所有S9系列機器。當時,S9平均價格在1700-1900元左右,這樣的機器,在2018年年底,曾被礦工以600-1000元拋售。

比特幣減半,挖礦難度攀升以及行情的不確定性,挖礦收益與風險並存,礦工需要更加審時度勢去思考。

與趙冬陽的想法不同,張雷的邏輯是,大算力礦機不用擔心回本週期過長問題,因為2020年比特幣產能減半,配合每個月難度上漲,現在一天挖的幣,相當於減半後三天挖的幣。

張雷認為,大算力機器靜態關機幣價可以扛到23000元左右,這個時候,算力難度也會再降50%,這樣預估,關機幣價可以扛到12000元。

目前,張雷已經完成了四年一個週期的大算力機器佈局,張雷告訴我:“如果幣價暴漲,那麼就賣幣,賣機器。”

“幣價漲,為什麼還要賣機器?”

“這是S9帶來的啟發,3萬一台的S9,現在倒回去你賣不賣?但是在當時那個節點,90%的人都選擇自己挖,包括我。”說到這,張雷還在後悔,當初沒有轉手把低價買來的S9賣出去,那是2017年年底,比特幣19000美元的時候。

對張雷而言,無畏牛熊。

「 礦機廠商分割市場蛋糕」

2020年5月比特幣產量減半,比特幣挖礦難度將再次上升一個量級,價格炒作和礦機更新換代提前到來。

2018年8月,嘉楠耘智率先研發出7nm級芯片,但芯片設計導致流片出現問題,直到今年10月初,才推出新一代A11系列額定算力61 TH/S大算力礦機。

但自今年5月,比特大陸和比特微已經開始分割市場蛋糕。

9月8日,成都萬達瑞華酒店現場,大會主辦方芯動科技發布新一代T3+ 56T大算力礦機,作為行業老四,芯動科技比嘉楠耘智還提前了一個月。

會場內幾無虛席,來自內蒙、四川、新疆等地的礦工、礦場主們坐在台下“聽講”,台上演講嘉賓,分析挖礦收益的同時,卻迴避了市場風險。

會場外人推人。這些人來自礦機廠商、礦池、礦業公司、雲算力平台、礦機電源廠商、幣貸公司以及量化團隊,他們從深圳華強北或北京、上海的某個寫字樓飛到成都,尋找目標客戶。

與此同時,比特大陸將礦機銷售全員派出。

此前,比特大陸面對的尷尬是,由於芯片產能問題,礦工要不到S17現貨,而比特微已經交付了10萬台M20S/M21S。

一位接近比特大陸的人士表示,比特大陸有自己的市場分析團隊,會基於市場預期來製定礦機芯片產能以及礦機價格,這些大領導常常爭論到面紅耳赤。

今年2月,比特大陸開始定制芯片,卻沒有想到市場行情會突然起來。

據統計,2017年年初到2018年Q1,比特大陸銷售礦機300多萬台,其中S9礦機200多萬台,銷售額300億人民左右,毛利潤60%左右;比特大陸某些單月的產能達到台積電產能的10%以上,成為台積電僅次於海思的大陸第二大客戶。

至此,比特大陸正式稱霸,在過去三年裡,螞蟻礦機佔據了70%的市場份額。

比特微的一位投資人認為,楊作興是螞蟻S9礦機的功臣:“詹克團從來沒有做過最好的芯片,在市場上,最好的S9礦機芯片,是楊作興做的。”

今年8月,在四川走訪了13個比特幣礦場之時,大算力礦機還沒有批量上架,大部分還是以螞蟻S9、T9+為主。

山腳下的比特幣礦場

但市場的蛋糕,已經被楊作興和詹克團重新瓜分。

據媒體此前報導,神馬礦機今年總銷售額達67億元。根據比特微投資人的說法,神馬礦機市場份額是螞蟻的3倍左右,60-70億訂單。螞蟻12月份才有產能,且12月份之前的產能都被訂滿。

而張雷認為,神馬在今年的出貨量占主導地位,市場佔比可能接近50%,其餘幾家合計佔50%多一點。

如果這些數據準確,綜合分析,低功耗大算力礦機這塊“蛋糕”,神馬礦機份額接近50%,螞蟻礦機份額佔比約16.7%,剩下的33.3%被芯動、阿瓦隆和翼比特共同瓜分。

但詹克團主導比特大陸期間,對比特微進行了反擊,致使楊作興因涉嫌侵犯比特大陸商業秘密被抓。

隨後,入主比特微的幣信創始人吳鋼透露,神馬礦機將發布新機器M30S。據蜂巢財經報導,礦圈人士稱,該礦機性能指標為每T 算力38瓦,指標上超過了目前市面上性能最佳的礦機螞蟻S17系列。

3天后,比特大陸也傳出消息,螞蟻S19芯片已送往台積電流片,螞蟻礦機S19Pro性能指標最高能達到30瓦/T。

一熟悉嘉楠科技上市的人士表示,從台積電處了解到,比特大陸10月份的芯片產量是10000片。而另外一個老牌競爭對手,嘉楠耘智在明年1月的芯片產能也將達到10000片,而且,12月是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正式大批量進入礦場的開始。

應對比特幣減半,搶占未來4-5年數百萬台大算力礦機的市場份額,幾大礦機廠商的爭奪才剛剛開始。

拋開礦機價格成本以及幣價等諸多因素,如果過去市場上約390萬台小算力礦機全部被換成50T以上大算力礦機,未來的挖礦難度可想而知。

「 二手礦機正在被淘汰的路上」

在過去的半年裡,二手礦機經歷了重新開機又再次被淘汰的局面。

2019年初,比特幣價格走過了歷史最低點,全網算力和挖礦難度分兩個階段開始大幅度上升,一是6月豐水期,二是9月大算力機器批量上架。

隨著豐水期來臨,幣價衝到8000美元上方,到8月中旬,比特幣全網算力從53 EH/s漲到71 EH/s,算力難度從7.41T漲到9.99T,這正是二手礦機重新開機的階段。

從9月開始,二手礦機就在被淘汰的路上。

大算力礦機陸續批量上架,二手礦機批量下架,導致算力和挖礦難度兩個指標再次大幅度攀升,即使豐水期結束、幣價一度跌到6514美元低點,全網算力依然保持在85-100 EH/s之間。

比特幣全網算力:2018年12月達到了低點,從今年5月下旬開始激增

汪春雷常年奔波於四川各個礦場,以倒賣二手礦機為收入,從8月到12月,經手了近3萬多台二手礦機,平均250 元/台利潤差。

9月中旬,一個礦工讓他幫忙出掉300台13.5T S9i,汪春雷給出的價格是980元/台,回頭以1300元/台轉手,但客戶覺得價格低,這筆買賣沒有成交。

“如果1個月前,這批機器能賣到1900元/台,但現在如果不賣,10月份就值幾百塊錢了。”汪春雷勸告對方。 11月,汪春雷賣掉7000台14.5T S9j,第一批800元/台,而第二批同樣機型,僅僅賣到690元/台。

與多山的四川相比,新疆礦場一般選址在一馬平川的地域,單個火電礦場規模遠大於四川的水電礦場。

今年,北京一家公司,在新疆建了20萬負荷的比特幣火電礦場。 9月初,我在成都遇到了該礦場的一商務負責人,當時他正在四川和幾個大客戶聊機器託管事宜。

再次聯繫他時,這個礦場在豐水期已經託管出10萬負荷機位,還剩10萬負荷未招滿。

目前,這些託管的機器,70%屬於大算力機器,神馬40%,芯動60%。 12月份開始,其招商標準是:全年託管電價0.35元,只接受簽全年電、大算力機器。

比特微創始人楊作興在9月份另外一場礦圈峰會上表示:“2021年比特幣大概會到11萬美元左右,跟幣圈預測一樣,這是最高點,當然有可能會跌下來;短期來說,根據我收集到的信息來看,根據我們目前的產能,今年(比特幣全網算力)估計到120 EH/s 左右。”

芯動科技更激進,他們預計今年年底全網算力會達到150 EH/s左右。但張雷不認同這些預測:“枯水期的電力資源承受有限,到年底,全網算力預計會再增長8%。”

張君是雲南一中型礦工,我問他,這個數據是否被誇大了。他覺得:明年豐水期,比特幣全網算力保底會達到200E EH/S,現在深圳華強北每月到貨10000台螞蟻T17,現在每月保底增長5E EH/S。

張君透漏,幾天前,內蒙一個礦場,比特大陸剛出掉10000台14.5T S9j礦機,每台700元,全部換上了大算力機器。

“那為什麼現在有的礦場還沒招滿機位?”我問。

“之所以沒招滿,因為小礦工沒有買大算力機器,S9被動關機,大礦工不僅有大算力機器,大多有自己的礦場。”

實際上,礦工的挖礦收益由挖礦難度、礦機的功耗比、幣價和電價四個因素綜合決定。

數據來源:Bitcoin Hashrate

數據來源:F2Pool

數據來源:BTC.COM

幣價、電價和功耗比一定時,挖礦難度越大,每日幣本位收益越少;幣價、電價和挖礦難度一定時,功耗比越低,挖礦電費越低,但最終挖礦收益的決定性因素,仍然是比特幣價格。

綜合參考Bitcoin Hashrate、F2Pool和BTC.COM數據,2018年10月,比特幣全網算力從最高53EH/s開始下降到36.55EH/s,挖礦難度從最高7.5T高點逐漸下降到接近5T 。

這段時間正是熊市的起點,豐水期的終點,礦機在關機、遷移過程中,二手礦機“論斤賣”,那些託管電價高、現金流不足的礦工曾一度被洗出礦圈。

「 “掘金”天堂背後,收益與風險並存」

烤貓時代起,從東北、河北再到河南、貴州等地,比特幣礦工們,就像18世紀美國西進運動中的淘金者,深入到山川、平原,不斷開拓電力資源,數年間,由北向南,自東向西,最終開拓出四川、雲南、內蒙和新疆四大“礦區”。

但任何一個行業發展到產業化階段,其格局就變成了資本之間的遊戲。

本質上,挖礦屬於重資產實業,一方面,挖礦要投入幾千萬到數億元的礦機成本,另一方面還要保證充足的現金流來支付電費,但由於比特幣價格的高波動性,也讓挖礦的風險遠高於一般傳統實業。

目前,礦工大體分為以下幾類:一是以顯卡挖礦起家的早期礦工,這些礦工積累了深厚的資本,第二類是礦圈有實力的公司,比如比特大陸、比特微、芯動等幾大礦機生產商和萊比特礦池、幣信以及實力雄厚的礦業公司;第三類是有電力資源的本土礦工,這種礦工一般自有礦場;第四類來自傳統實業、互聯網大廠,把挖礦當作第三產業,但他們一般只挖礦,不建礦場;第五類就是擁有幾十台到幾百台的中、小型礦工。

以比特大陸為例,國內有12個在冊雲算力分公司,其中四川2個、雲南3個、內蒙4個、新疆3個,四川甘孜州的一位土著礦場主告訴我,這邊有個礦場,比特大陸放了5萬負荷的礦機。

10月中旬,我和同事驅車8小時,來到四川涼山州某個縣,才真正見到本土大礦場真實的樣子。其中一個礦場,藏在一個公路岔路口的半山腰上,如果不是提前聯繫,恐怕就听不到8萬負荷機器的轟鳴聲。

半山腰上的礦場

這個礦場由來自傳統實業的安徽礦工所建,礦場負責人告訴我:“當地大概有14個礦場,由於水電資源豐富,最小的礦場也4萬負荷起。”

前四類礦工,要么自產礦機,要么自有礦場或礦池,要么三個優勢兼而有之,重點是現金流足夠充裕,面對市場牛熊轉換,其抗風險能力,中小型礦工無可匹敵。

比特幣的技術和投資屬性,使得不論是幣圈還是礦圈,很多支持者都認為,比特幣會漲到2萬或10萬美元,更誇張的說法是,比特幣最終會漲到50萬甚至100萬美元。

一向以冷靜、克製而著稱的吳忌寒則認為,比特幣每次的熊市和牛市都在拉長,有可能本次減半之時,牛市並不會到來,對於未來的減半影響,我個人認為還有很多不確定性;如果我是挖礦設備的投資者,會更加保守一些,但我會繼續投資。

與2017年年底熊市洗牌相比,2020年比特幣產量減半導致挖礦收益減少,小算力機器挖礦收益無法與大算力機器競爭,而大算力礦機投入成本增加,比特幣價格的不確定性,諸多因素無疑加重了當前的挖礦風險。

早在今年7月,某業內投資機構分析師表達了他對市場的看法:此前比特幣的挖礦成本為3000美元均價,按照5600美元共識價格做參考,比特幣在下半年將跌至6000美元,隨後到明年5月,比特幣最高可以漲到18000美元。

挖礦拼的是電價,如果電價足夠便宜,就能跑贏大部分礦工。張君多次表示,幣價漲我們就賺錢,幣價跌,算力也會跟著跌,我們就多挖比特幣。

以比特幣價格7499美元,礦機託管電價0.36元計算,神馬M20S 68T礦機,日挖幣約0.001308枚,日淨收益42.44元,回本週期318天,而螞蟻S9i 13.5T礦機日收益僅為1.46元。

比特幣減半推著礦機更新換代,同時也推著礦工選擇低功耗的大算力礦機。如果幣價跌到6500美元,張雷的礦機沒有更新換代,那他可能和趙冬陽一樣,不得不面對關機的風險。而此時,張雷正在成都的某個茶館喝茶。

免責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
來源/作者:挖矿胡先生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