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 神奇女俠1984》:不再神奇的女俠

  文/夢裡詩書

  將時代背景回溯至1984的神奇女俠,雖然能看出導演派蒂·傑金斯想拍出的是一部與眾不同的複古英雄電影,許願石的設定,也為《神奇女俠1984》賦予不止於英雄電影標籤的內在層次,但從整體來看,拖沓冗長的文戲,以及難以自洽的邏輯,既造成了電影敘事上的大而無當,也使神奇女俠失去了她本該有的魅力。

  

  八十年代的美國,正處於經濟高速發展的騰飛期,而消費主義的甚囂塵上,欣欣向榮下所暗藏的危機,則為電影中兩位反派,富商馬克斯維爾·勞德與豹女的登場,提供了行為動機,許願石的出現,也將電影中的所有人物銜接在了一起,如果電影能給出一個足夠縝密的故事,能藉流暢的劇情去展現人性中慾望的反噬和愛與希望的美好,那麼《神奇女俠1984》未嘗不可會是一部如同諾蘭《蝙蝠俠》般的佳作,然而可惜的是派蒂·傑金斯明顯沒有駕馭這樣一個格局的能力。

  《神奇女俠1984》最為明顯的問題在於電影根本沒有考慮好許願石的能力設定,便草率的敲定了劇情,這就導致電影出現了不勝枚舉的邏輯漏洞,例如許願這種事情本只能在小範圍內實現,比如很多人都會想成為世界首富,但世界首富卻只會有一個,可《神奇女俠1984》卻讓許願變成了一種公開性的行為,那麼如果同時很多人許了同一個願望,願望又該如何實現?種種自相矛盾的設定,全然破壞了電影在伊始所鋪墊建立的世界觀。

  

  草率的行徑其實並不止於許願石上,151分鐘的電影時長其實本給《神奇女俠1984》在人物塑造上預留了足夠的時間,但派蒂·傑金斯所做的卻並不是細膩的去塑造好主要人物,而只是將卻大多數角色淪為了工具人的存在,拿馬克斯維爾來說,他為何會從一個商人變成了執於毀滅的反派?主要人物內心情感的缺失,也使他最後因為兒子放棄許願的轉變 ,變得突兀敷衍,豹女的存在也是同樣的問題。

  與之相對的,大量的時間被電影浪費在了很多無關緊要的地方,自己為是的格局和宣講,在世界觀設定和人物角色雙重失利的情況下,變得力不從心,這使《神奇女俠1984》中的神奇女俠戴安娜讓人看到更多的並非神奇,而是說教,雖然電影也有著屬於自己的高光時刻,但相比於垮塌的劇情,戴安娜和男友的吉光片羽顯然並不足以彌補電影整體上的冗長,套路化的結局雖談不上有多大的問題,但也只是為這部聊勝於無的續作畫上了一個平庸的句號。

  

  作為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神奇女俠1984》是渴望做出一些改變的,而好萊塢無可挑剔的製作水準也支撐起了電影的骨架,只是如此潦草敷衍的創作,令神奇女俠不再賦有了初見時的驚艷神奇。

  個人評分:6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