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道狂人》中你所不知道的事 那些年福特與法拉利的恩恩怨怨

本文由車動力原創,作者劉傑,轉載請註明出處!那些被印刻在生命中的東西,我們稱為:信仰。

如果你看過《飛馳人生》,也看過《極速車王》,你會發現比起好萊塢來說中國類型電影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然你會喜歡沈騰的表演風格以及整個《飛馳人生》裡很多韓寒式幽默,但《極速車王》裡也有不乏“馬特·達蒙”偷跑表、灑螺帽的戲份,同樣讓人開懷大笑。

那麼兩部影片最大的區別在哪裡?也許就是——靈魂。

並不是說韓導的電影乃至中國的電影沒有靈魂,而是特指賽車這樣的類型電影中,我們在“車”這個絕對主體中缺失的底蘊是無法與歐美國家相比。這也是沒有人把《飛馳人生》拿去和《極速車王》、《極速風流》等影片相提並論的最簡單原因。 (不得不說,兩部“極速”的片名翻譯非常敷衍)

回到我們的主題,還是來聊一聊《極速車王》,聊一聊福特和法拉利。

影片中幾處不同於現實的細節

與許多電影一樣,本片也同樣改編自A.J. Baime的小說《Go Like Hell: Ford, Ferrari, and Their Battle for Speed and Glory at Le Mans》。

在歷史上,福特確實對於收購當時經營不善的法拉利有著濃厚的興趣,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福特在勒芒賽場中屢屢不敵法拉利而萌生的收購之後禁止法拉利車隊參賽。這裡就有了第一處影片中藝術處理的部分,李·艾珂卡並沒有在1963年去馬拉內羅參與收購法拉利談判,談判由福特資深副總裁唐·福萊負責進行談判。

而在談判進行到最後,影片中恩佐老爺子下了逐客令並說福特是在侮辱他,他的一句話也直接點燃了福特和法拉利的戰爭帷幕,那就是所有繼承家業的二世祖最不願聽的:轉告你們的老闆,他不是亨利-福特,他只是亨利-福特二世。但僅僅如此,沒有影片中攻擊福特二世體重的橋段。

此外,福特收購破產後儘管一直有流言稱法拉利把福特作為與菲亞特抬價的資本,但實際上菲亞特直到1965年才開始入股法拉利,並在4年後的1969年才獲得50%的控股權。是否有抬價嫌疑無從查證,並且到了今天也沒有了意義。


最後,卡羅爾·謝爾比在GT40項目之前好幾年就開始了與福特的合作,1961年的AC Cobra就搭載了福特的V8引擎,不過當時謝爾比最想想到的是雪佛蘭,但是雪佛蘭方面考慮到給Cobra供貨會影響自家科爾維特(參數|圖片)的銷量而拒絕。當然,直到今天我們都能從福特Mustang(參數|圖片)的身上找到謝爾比的影子,並且福特也用謝爾比命名過當時的野馬如今的Mustang,如此殊榮對於一個“改裝”界的從業者來說,謝爾比應該就是他們的精神圖騰。

其實現實與影片不同的地方還有很多,不過比較重要的就是這幾點。可以看出,當年的福特在家用車市場風生水起一呼百應的時候,依然決定大手筆投入賽車運動中,可見汽車賽事對於一個品牌的意義有多大,對於一個車企的歷史有多麼深遠的影響。

說一句題外話,目前中國車企中也許“領克”最有希望成為一個擁有靈魂和魅力的品牌。

福特VS法拉利

1963年,福特的老闆亨利·福特二世與法拉利創始人恩佐·法拉利談判的收購交易以失敗告終。被激怒的福特當即決定打造自己的賽車團隊,並立言將在每年一度的法國勒芒24小時耐力賽上擊敗法拉利。

但是接下來的兩年中,福特車隊製造及派出參賽的幾輛GT40型賽車都因為懸掛斷裂,油耗過高,剎車失靈等各種各樣的故障而導致根本沒能完賽。至此,福特因此陷入了尷尬的局面。 1966年,GT40的首席設計師卡羅爾·謝爾比與英國車手肯·邁爾斯一起,重新設計和調試了新車,並率領最新研發的福特GT40 Mark II再臨勒芒。而法拉利派出的,則是自家的最新款,法拉利330 P3。由於GT40速度更快,而330質量更輕且省油,順勢造成了兩台車勢均力敵的局面。

在賽事的初始階段,福特一直落於下風,但邁爾斯不顧自身安全,長時間以超過7000轉速的速度行駛,終於衝進前三。等到第17個小時左右,法拉利車手洛倫佐·班迪尼與邁爾斯競速,由於持續推進導致引擎過熱而敗下陣來。至此,邁爾斯的福特一號和布魯斯·邁凱倫駕駛的福特二號開始領跑比賽。但最終,由於邁凱輪駕駛的福特二號在比賽開始時比邁爾斯的福特一號落後八米,在起跑時覆蓋了更多的地面,導致當三輛車同時衝線時,邁爾斯實際上已經落後於邁凱輪了,所以比賽的冠軍從邁爾斯易主給了邁凱倫。

不過最後的結果也和影片中描述的一樣,福特高層的決定,讓一個把自己的全部交給了急速世界的車手,與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冠軍失之交臂,並在2個月後的一次性能測試中,把自己的靈魂融入了這個純粹的“加速世界”。

也許,與純粹的競技體育最格格不入的,就是我們所生活在的商業世界。

再皎潔的月光也有暗淡的一面

在這部電影上映後,”福特一生黑”、”沒想到福特這麼垃圾”等言論高居各大評論網站前排。一部電影佳作能讓觀影者有著濃厚的代入感固然是成功,但再皎潔的月光也同樣有暗淡的一面,我們在評判任何一件事、一件物的時候,都盡量不要只看一面。

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在今天,福特都是一個偉大的汽車公司。

我們依然從電影來了解福特的另一面。

2000年尼古拉斯凱奇(差點打成尼古拉斯趙四)參演的《極速60秒》中。美國伊琳諾的一家私人改裝公司將1967年款福特Shelby(參數|圖片) GT500推到了700匹馬力,讓年輕的我們看到了一種不一樣的跑車,也看到了一種不一樣的“速度精神”。它無關於賽車更無關於賽事,更多的對車的迷戀和執著,這些被印刻在生命中的東西,我們現在通常把它稱為:信仰。

那麼對於福特來說,六七十年代的福特汽車公司的信仰就是帶動整個美國的經濟發展,無論是將以前手工打造汽車改為流水線化生產,還是區別於當時昂貴的凱迪拉克把汽車推向平民,福特自始至終在做著一件事情——推進汽車工業發展。

結語:純粹的肯·邁爾斯最終沒能逃過商業社會的枷鎖,而更加圓潤的卡羅爾·謝爾比則被鐫刻在了福特的光輝史中。商業市場從不相信眼淚,純粹固然可以令人肅然起敬,但變通並不代表“滑頭”。能夠思考和求變也許才是在這個商業社會中立足的根本,對於我們中國的車企來說,雖然底蘊還需要時間,但也許“彎道超車”的路並不止一條。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