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人生是黑色幽默

我從不會刻意地逼自己去寫一篇影評,除非是真的被觸動到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我不是藥神》 我去影院刷了三遍,每一次看完都有新的感悟。
  
  第一次是為彭浩的意外去世而傷心,出來以後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章宇飾演的彭浩僅有幾句台詞,表情也一直都是冷冷的,卻是貫穿整個電影的重要人物,每句台詞都藏有深意。
  
  幹活還債之後,程勇說兩個人兩清了,彭浩什麼都沒說準備離開。其實這時候他已經對這個沒有成熟的團隊有了感情,但是程勇沒有開口留他,他的自尊心又不允許自己開口要求留下,就只能賭氣離開。這時候程勇才把藥和錢給他,他靦腆地叫了一聲勇哥,在他年輕又執拗的心裡,已經承認了程勇是整個隊伍的帶頭人。
  
  程勇宣布退出賣藥這一場戲,是彭浩台詞最多的一場戲。 ” 他賣假藥害死多少人不知道啊?”“你說的是人活嗎?”“他騙病人錢,不是害人嗎?”“他給你多少錢?””那你就把我們……你就把病人推給假藥販子?”“好多人連五千都吃不起你不知道嗎?”“我謝謝你,祝你開一個更大的神油店。”一系列的問句其實暗藏著彭浩對程勇的期望和失望,在這段時間的合作和接觸,彭浩已經否定自己對他的最初印象“為了錢”,可是現在程勇卻拋下他們和病人不管,他的感謝里暗含著隱忍,憤怒,悲傷。我也仔細地研究過這句台詞“那你就把我們……那你就把病人推給假藥販子?”這句話看上去沒有什麼奇怪的,實際上那個轉折才是值得深想的地方。他想譴責程勇的責任心,干大事業說不干就不干了嗎,那些日子在一起的友情說散就散嗎?可是他說到一半頓孔一下,覺得這個理由不足以讓程勇回頭,於是改口把大眾的疾病擺在程勇面前。
  
  “是,以前是。“這是程勇問他是不是看不起自己,他的回复。又是一如既往的簡短。可是卻包含著整部電影裡彭浩對於程勇的所有感情。以前因為程勇為賺錢而賣藥瞧不起他,以前因為程勇不理解病人的痛苦瞧不起他,以前因為程勇讓友情說散就散瞧不起他。而現在,程勇蛻變成一個擁有惻隱之心,同情病人疾苦,不為名利,善良不辭辛苦地幫助病人的人,一個英雄。
  
  所以,現在不會。
  
  在程勇的說服下,彭浩準備回家看看,把殺馬特的黃毛剪掉,變成利落的寸頭。這時兩個人的關係已經非常融洽,類似於親人的感情,彭浩覺得程勇可以依賴可以信任,可以相互扶持,所以程勇的話彭浩都放在心上,他對程勇可以言聽計從。
  
  當他發現了保安報警的時候,就氣喘吁籲地一口氣跑過來,本想告訴程勇,卻在看到程勇的一瞬間改變主意。他想承擔一切,保護程勇平安,於是自己開車引起警察注意,做出挑釁的表情,後來躲開了警察的追擊,卻沒有躲開突如其來的大貨車。
  
  彭浩是一個暴戾又善良的男孩。黃色的頭髮就像是偽裝的面具,表面狂野,內心溫暖,摘下面具,他只是一個渴望愛和關懷的陽光大男孩。正如影片中程勇說道“他才二十歲,他有什公錯呢?”想此,渭然淚下。

  第二次是從周一圍飾演的曹斌的視角感悟到法與情的關係,既對立又並列,矛盾又深刻。電影中的老奶奶說:” 我求求你別再追查印度藥了行嗎,我病了三年,四萬塊錢的一瓶藥我吃了三年,三年後,房子吃沒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藥,你們非說它是假藥,那藥假不假,我們能不知道嗎?那藥才500塊錢一瓶,藥販子根本不掙錢。誰家能不遇上個病人,你就能保證你這一輩子不生病嗎,你把他抓走了,我們都得等死,我不想死, 我想活著,行嗎?”
  
  這段台詞感染了曹斌,怎麼辦呢,如果繼續追查印度藥就相當斷了病人的希望和生命,如果不追察,那不是一個優秀的人民警察應該作出的決定。他洗了把臉,凝視著鏡子裡的自己,經過一番心理鬥爭,說句“放”。最終曹斌選擇後者,也就代表著客觀視角在情與法的抉揮中選擇了情。他和上級首次提出申請放棄執行這個任務,是用一種商量的態度,給上級講道理,告訴他追到藥販子就斷了病人的生命。上級說作為執法者,思想是法大於情。於是他麻木地進行抓捕,直到警察的追擊讓彭浩過世,他下定決心要選擇情了。這是他第二次和上級申請放棄執行任務,這次的態度比上次更加堅決,“所有的處分我都能接受。”這是一個觸動我的地方。我不清楚曹斌到底是不是一個優秀的人民警察,不過他一定是一個具有人情味的警察,執法為了什麼?就是為了百姓能夠安居樂業,而不是一味追求形式。
  
  第三次是由點及面,由淺入深地看清楚社會現實。
  
思慧電影中在夜店跳舞是為了給自己的女兒掙醫藥費,我們嘴上說著理解,可是夜店女郎穿著暴露的服飾在台上跳舞時,我們總是打心眼裡萌生出對她的不屑,甚至認為這樣的人很低俗不堪。夜店男經理就是這樣的人,程勇兩次三番地告訴他,思慧分天是客人,和鋼管舞女郎毫無關係,他還是不尊重思慧,拉著心慧讓她跳舞。貫徹他思想的是,你就只是一個夜店跳舞的,跳舞才是你的本職。程勇砸錢,讓他上台跳舞,是為了給思慧出氣,他知道思慧忍受的多大的委屈,還要在這裡被別人看輕,在這裡給女兒賺醫藥費,因為在這里工作能買四萬一瓶的藥,這樣他的女兒能活。所有的委屈因為母愛思慧都忍了。
  
在生活中如果發生這樣的事,那個夜店男經理一定會壓住心中愛財的苗,誓死也不會跳鋼管舞的,可電影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男經理上台跳了舞,做著妖燒嫵媚的動作,雖有些誇張,但觀眾只把他當笑料去看,這裡其實意在諷刺某些尊重特殊職業者的人,諷刺那些為了錢能夠扔掉自尊的人。
  
  男經理在台上跳著舞,台下的思慧才做出真實的自己,內心壓抑多年的苦悶委屈憤恨都在這一刻爆發,這一刻她自由自在。而程勇看她的這個長鏡頭也是用的恰到好處,表現出了對於思慧為孩子奮不顧身的這種母愛的敬佩,也很同情一個女人隻身一人在外打拼照顧生病的女兒,看著思慧心裡痛快,程勇也開心。
  
  第二個反映社會現實的是張長林這個小人物,在警察審訊他的時候,說出幕後真正主使可以減刑,但他隱瞞了真相。我們可以從兩方面理解張長林的行為。一是張長林講義氣,程勇給他錢,讓他把藥的事情咽到肚子裡,他為了維護自己的信譽,就沒有把程勇供出來。但他其實是為了病人著想,如果把程勇供出來,病人就徹徹底底失去了藥,也將會失去生命。我想影片在這裡是給張長林設置後者的思想,但大眾普遍都想到了前者,過於淺顯。所以按照後者講,張長林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呢。好人壞人之分,都是相對而言,從不同的視角來判斷。
  
  “人性雜喜群居,他通過消滅,獲得於獨立於世上的一種權利,他怎麼能是好人呢,貪嗔癡愛欲恨,這些就是人性。”
  
  再者,我想說說程勇這個角色的轉變。影片的開始他是一個家暴妻子的垃圾,一個社會渣子。鋪敘兒子要買球鞋,自己把錢包裡的線都給了兒子,和給父親交養老所的費用,都是為了告訴觀眾程勇缺錢。還包括吃掉兒子所剩下的包子餡,都是表現人在一個缺少錢的境遇下開始珍惜糧食,把之前不重要的東西看的重要。並且這樣一個愛兒子的父親,愛父親的兒子卻家暴妻子的丈夫形成一個對比,愛兒子的父親,愛父親的兒子他都做的盡職盡責,說明他本性不壞,於是讓程勇這個角色有可塑性,觀眾在影片開始不討厭這個家暴妻子的丈夫,期待著角色的轉變。
  
  程勇是內在的視角,像是一個發動機,來驅動整件事情的發展。
  
  王傳君飾演的呂受益去世是一個轉折,讓他感覺到,自己放棄賣藥是一個錯誤的打算。於是他重新開始賣藥,彭浩為保護他而去世是第二個大轉折,喚起他心裡的良知,他開始賠錢賣藥。這樣的轉變富有戲劇化。
  
最後就是關於橘子的種種感悟,看文章時知道了橘子在電影裡預示死亡的含義,(《小偷家族》中沿用了這個傳統。)這個橘子用的恰到好處,我們可以理解為橘子是呂受益愛吃的水果,因為在電影開場呂受益求程勇走私印度藥的時候就給了他個橘子,在他重病時也讓程勇吃橘子。在呂受益過世時,彭浩在吃橘子,一方面是表現人物對呂受益的懷念,另一方面也是暗示著彭浩即將死亡。另外電影還有一處暗示彭浩死亡的地方,“讓我開一下又不會死!”看似玩笑的話,開下車真的就和程勇陰陽相隔了。
  
電影的力量大於故事本身,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我不是藥神》貼著喜劇的標籤,講述的卻是一個悲傷的故事,這就是我們所講的黑色幽默,一個歡喜的外表下有一個悲傷的核心。這個是我們在看過電影后感觸如此深的一個原因,人生也是這樣,歡喜中暗含悲苦。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