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老無所依》:別信,什麼也別信

首先,這部片的片名翻譯得確實不太好,因為「老無所依」在中文裡就是「老有所養」的反義詞。這個譯名嚴重影響了大陸觀眾對電影的理解。

 

科恩兄弟大概也明白,很多觀眾不會明白這電影到底是要講什麼。所以第二年,他們又拍了《閱後即焚》,把同樣的內容,用喜劇再演繹一遍。

 

兩個關鍵詞:邏輯與秩序。

 

其實這兩個詞是一個字:序。

 

科恩兄弟跟「有序的世界」作鬥爭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情了。其實科恩兄弟的很多電影最大的主旨就是這一個:

 

不可盡信「序」。

 

或者說,他們是專治「看電影看多了」病的祖傳老西醫。

 

別信福爾摩斯;別信大俠騎士。

 

原著小說致力於控訴優良傳統的沉淪,經典價值的式微。而科恩兄弟改編的時候,悄悄把槍口往右移了幾寸,轉而用一種激進的方式告訴你:

 

別信。什麼也別信。

 

我最喜歡的一個改編細節,是奇哥殺威爾士的時候。

 

在弦繃得最緊的時候,刺耳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瞬間把「殺與不殺」的懸疑提升到了「殺與不殺」和「接與不接」的雙重懸疑。因為你經歷了前面情節的熏陶,已經完全明白,你根本無法預測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有人會猜測威爾士會被殺,可是,被殺之前會不會接電話呢?如果接電話,是在接電話時殺他還是接完再殺他?如果不接電話,是等電話鈴聲不再響起之後再殺他,還是在電話鈴聲還在響的時候就殺他呢?如果要殺他,在殺之前還有沒有對白呢?

 

很多人是第一次在看電影時遇到這種懸疑重重可是看不出任何預示的情節。

 

奇哥讓很多人想起了《黑闇騎士》裡的小丑。他們都不相信秩序。混沌是他們的信仰。只是奇哥沒有把拋硬幣的手段教給旁人,而是自己用了起來。

 

奇哥與小丑的最大區別,體現在車禍這一幕。

 

科恩兄弟很細緻地展示了交通燈由紅變綠的過程。奇哥看到了。然後他被闖紅燈還不帶剎車的危險駕駛者撞得骨頭都從肉裡戳了出來。

 

這是科恩兄弟在認真地告訴你:我們不是教你們不要秩序。

 

冷血的奇哥在這一刻忽然變得有些可愛,雖然是一種詭異的可愛。這樣一個玩世不恭到了最高境界的人,居然因為相信交通規則而中招。

 

這大概就像……你在評論區裡看到一個滿口穢語肆意攻擊的評論者,而好奇他是怎樣被生活欺騙了,結果進他的微博一看,發現這是一個經常扶老奶奶過馬路的模範青年。

 

很多人都號稱遵守規則,但其實只是選擇我們自己喜好的規則。你不懂別人為什麼不遵守某種基本的秩序時,可能你在別人眼裡亦如是。

 

大概就像《閱後即焚》裡,琳達想出賣「國家機密」給俄羅斯使館人員結果被無情拒絕後大喊「我是美國公民,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

 

熟悉科恩兄弟的人,當然知道那箱錢的下落從來都不是重點。不了解的人,在或焦急或茫然地問出那句「那箱錢呢」的時候,其實也懂了——只是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懂了。

 

我們其實都看懂了這部電影,用一種方式,或另一種方式。

 

 

 

———————————————-

不如我們從電影來過(zhimovie:有格調地聊電影

投稿或意見請寄:tg@zhimovie.com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