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紋身的女孩,人人都愛另類女

 

[龙纹身的女孩]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導演:大衛·芬奇

主演:丹尼爾·克雷格/魯妮·瑪拉/斯特蘭·斯卡斯加德/羅賓·懷特/克里斯托弗·普拉默

類型:劇情/驚悚

出品:美國哥倫比亞/米高梅

片長:158分鐘

推薦指數:★★★☆

 

好萊塢眼觀四方,搶拍暢銷小說是順理成章,翻拍熱銷外語片是司空見慣,兩者兼備應是理所當然,斯蒂格·拉森的“千禧年三部曲”及其瑞典原產電影版即是佳例。只是瑞典版首部曲[龙纹身的女孩]2009年在美國公映過,且票房奇佳,男女主演都已殺入好萊塢。既然原版已熱賣,何​​必趕著跟進翻版?

原因很簡單,大把說英語的觀眾不愛看字幕。這在我們這些受盡字幕小組恩惠的觀眾看來,簡直不可理喻。好似[贫民富翁]剛獲奧斯卡,王小丫便獲邀出演山寨版,純屬娛樂。

 

 

當然好萊塢的翻拍並不山寨,製作成本翻了七倍。劇情還是大同小異,有大批死忠粉絲嚴陣以待,脫離原著必招罵名,美版甚至保留了故事背景——白雪皚皚的瑞典(演員操瑞典口音的英語)。致力揭發商業黑幕卻遭反控誹謗,一時灰頭土臉的記者麥克被已退休的範耶爾財團巨頭亨利相中,請他到範耶爾家族居住的小島上調查一樁懸案。

這個大家族裡不乏酒鬼、騙子、納粹,亨利摯愛的侄女海莉四十多年前離奇失踪,亨利認定是自家人謀害了她,希望麥克能幫忙找到線索。龍紋身的女孩麗思貝絲是半路加入的偵探搭檔,曾經的強姦受害者,針對女性的暴力激起她強烈的使命感。

 

 

從劇情來看,拍過[七宗罪]和[十二宫]的大衛·芬奇實為美版導演的理想人選,由他操刀,影片的質量和娛樂性皆有保證。有原版的強大影響力在先,版本之間的比較在所難免。

為此,芬奇一早就宣布,新版結尾和原版不同。如今影片證實了他的說法,結案方式在新版中稍有改動,但相差無幾,芬奇所說的“不同”應是指結案後的尾聲。

 

 

改編得失

讀過小說的觀眾會發現,“不同”實際上是忠於原著。原版在改編時做了很多改動,而美版選擇了在最大程度上貼近文學藍本。事實表明,這不見得是明智之選,博貫文學、戲劇、電影的伯格曼曾說:電影和文學沒有任何關係。

小說敘事視點的轉換比電影自由得多,麗思貝絲是黑客高手,任命麥克之前,亨利請麗思貝絲對麥克做了背景調查,在原著前半部分,這是兩個主人公唯一的交集點,但他們從來沒有正面交涉,兩人的故事線平行展開、毫不相干,行到半路才交匯。

這在小說中是可行的,移植到電影就大有問題,前一個小時兩人各干各的,好像兩部電影硬扯到一起,對不了解劇情的觀眾來說,這樣的交叉敘事沒有任何邏輯性。

 


 

瑞典版的編導顯然意識到這一點,他們讓麗思貝絲做完調查後仍對麥克的行踪興趣不減,使兩條故事線合理關聯。而且通過黑客手段,麗思貝絲一早就介入麥克的偵查工作,由此免去了小說中的幾個枝節,使敘事更加集中。

美版照搬小說的設計,但在電影有限的篇幅內,很難充分展開兩人之間的情感線。他們直到中間部分才相識,查案多是分開行動。所以到麗思貝絲主動要和麥克上床的時候,顯得有些動機不明,兩個認識不久、交流不多的人突然脫起對方的衣服來,我們只能認為這是電影的慣例,男女主角必須互相吸引。

 


 

還有關於“尾聲”,拉森本人和麥克一樣是個記者,因而在偵破故事之外,念念不忘揭黑幕的情節。小說中,海莉失踪案了結後,還有很長一段描寫麗思貝絲與商業大亨周旋,幫麥克洗脫誹謗罪名。

原版電影對此一帶而過,美版則認真對待,所以結案後影片還繼續綿延了20分鐘。忠於原作是沒錯,可電影有自身的媒介特性,小說的尾聲到了電影中就成了累贅。編劇老將史蒂文·澤里安([辛德勒的名单]、[点球成金])此次出手如此拘謹,著實有些令人失望。瑞典版的改編靈活得多,麗思貝絲的身世在第二部小說中才展開,但編導在首部曲中即以閃回的形式穿插其間,十分有助於豐富人物。

 


 

受傷的女人

渾身刺青、穿孔、哥特風打扮、性開放、憤世嫉俗、天賦異禀、強悍孤傲,麗思貝絲這一形像一入大眾視線即風靡全球,很多人視她為新時代的女權鬥士。拉森生前以女權主義者自居,他透過麗思貝絲傳達的女權意識不容置疑。但個人認為,不經反思即為其歡呼,是以偏概全。拉森的初衷是要為女性維權,但他的性別意識公正與否仍需考量。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美國集中出現一批“強姦復仇電影”,以[我唾弃你的坟墓]、[四五口径女郎]、[拨云见日]等為代表,和麗思貝絲一樣,這些女主人公先是飽受折磨,然後化身復仇天使,變成色狼剋星。

這類表面上彰顯女權的電影,目標觀眾卻主要是男性。一方面,受害者加霹靂嬌娃的雙重身份能激起男性對女性的幻想;另一方面,色狼是男性觀眾不潔慾望的外化,他們終遭嚴懲,清除了觀眾的罪惡感。釋放深層慾望,隨後轉化慾望,安全返回現實,這是電影最基本的心理功能之一,所以電影中的正邪雙方經常是極為相像的兩個人,就像是同一個人的自我與本我之戰,比如最新一集[福尔摩斯]。

很多男性作者想像出這類受過傷的“女超人”,讓女人自己拯救自己,而男人可以在一邊觀賞。

拉森筆下的麗思貝絲至少有兩點改進,首先,她不是單一化的複仇天使,有小女孩般脆弱的一面。擅長刻畫異類人的芬奇([本杰明·巴顿奇事])理解她冷硬外表下的恐懼、孤獨與渴望,她和[社交网络]中的馬克一樣,能在電腦上暢遊,卻不懂與人相處。異端的裝扮是對外界的拒斥,但只因她害怕受傷。

 

 

有些觀眾不認同美版的處理,因為先前的瑞典版刻意把麗思貝絲打造成冷酷到底的鐵娘子,這一形像已深入人心。但美版更接近小說的描述,個人認為更有血肉,較之改編上的失策,這是美版的得分點。

再者,拉森有意識地想把麗思貝絲拖出“慾望對象”的窠臼。在那些“強姦復仇電影”中,受害者無一例外都是美女,要么性感,要么天真,有時還帶點風騷。麗思貝絲另類且中性化,身材近似小男生。有時為了在設圈套時掩人耳目,她會假扮成金發寶貝招搖過市(拉森仍描寫她是天生麗質),可以說是對“標準美女”的直接嘲諷。

但在第二部小說中,麗思貝絲隆了胸,或許拉森認為這是女性愛美的自由,或者在他想像中,強勢女人還是要有大胸,就像[古墓丽影],可以肯定的是,他絕不會把麗思貝絲想像成肌肉發達的女蘭博。

 


 

不可迴避的問題是,是否扯掉傳統的性感標籤,強姦戲就不會流露窺淫色欲?窺淫是電影的本性之一,有沒有可能拍攝反強奸的強姦戲?美版裸戲更多,焦點一如既往是重女輕男,許多人大贊魯妮·瑪拉勇氣可嘉,她在[社交网络]中還是個鄰家女孩,為了本片三點盡露,勇於獻身。這樣的評語沒有透露窺淫快感?小說首部曲和瑞典版電影的標題都是“憎恨女人的男人”,英文版翻譯成“龍紋身的女孩”,帶有把女性神秘化、情慾化、戀物化的意味。

從裸露的海報設計,到007電影式的絢麗片頭,美版的女權外衣下仍包裹著男性對女性的情慾幻想。

 

 

受傷的男人

魯妮·瑪拉在[社交网络]中只有開頭一場戲,飾演馬克的女友,提出分手前她反唇相譏,說得馬克啞口無言。回到宿舍,馬克立馬整出一個Facemash,調出全校女生的照片,讓男生評比她們的長相(男性對女性的窺淫欲),這一舉動的根源其實是受挫的男性自尊。

挫敗的男性是芬奇電影經常關注的對象,[搏击俱乐部]中衰男激變猛男,[十二宫]中嫌犯的男性氣概來自犯罪及對成果的自我炫耀。自戀是這些男人共有的特徵,馬克堅稱Facebook唯我獨創,而Facebook本身就是自戀的平台。本片中的麥克,即拉森自己的代言人(實為第一主角),也是以受傷男人的形像出場,拉森的自以為是在小說中清晰可見。

 

 

麥克的女人緣可與007相媲美,都是主動對他投怀送抱。麗思貝絲不是書中唯一的雙性戀女人(男性的性幻想),麥克卻被描寫為“直得不能再直”,其男性尊嚴不容越界。

由丹尼爾·克雷格來扮演麥克,他的表演幾乎是對007的戲仿,儘管沒有還原小說中接二連三的艷遇,此人自信滿滿、昂昂自若,不理解麗思貝絲,也懶得去嘗試。

 

 

可以感覺到,芬奇並不喜歡麥克,影片意外地透出一種抽離感,劇情交代、場景調度、氣氛營造都做足功夫,就是沒有情感內核。可能美版一絲不苟、完美主義的精良製作反而使它少了瑞典版質樸的銳氣,也可能對故事的熟知影響了我的判斷。

芬奇在煮好的湯裡仍加了自己的料,但如果他放開手去深究原著中的矛盾聲音,影片會更值得玩味,在筆者看來,拉森的小說遠不是眾人吹捧的“時代新聲”。可惜芬奇更專注於技術上的精益求精,它是一部稱職的驚悚片,只不過驚悚之餘,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淡漠的冷氣,也許是因為瑞典的雪。 (文_曉君(加))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