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陰陽師,為何能夠操縱式神?

「入式神見幻夢!」

在日本著名狂言師野村萬齋主演的電影《陰陽師》中,這一句咒語蘊含著雙重含義。一方面,這是安倍晴明第一次施展咒術,以葉殺蝶並將其收納為式神的咒語;另一方面,這也是安倍晴明第一次間接與源博雅交流,冥冥中為彼此情誼埋下伏筆的語句。

一頭牽連著鬼域陰山,一頭維繫著世俗牽絆,短短幾個字便將平安時代人鬼共處、暗昧尚存的時代背景描繪了出來。

△ 電影《陰陽師》

通曉祭祀、占卜、修歷、禊事等鬼神之事的陰陽師,擁有著普通人所看不見的強大力量,其中最富特色也最令人稱羨的大約要數操縱式神了。式神指為陰陽師所役使的神怪,當然,這裡的「神怪」在種類上略顯隨性,有的是動物,有的是植物,還有的甚至只是紙片人。

同樣是在2001年版電影《陰陽師》裡,源博雅第一次造訪安倍晴明時見其身邊美女環繞遂要求單獨交流,安倍晴明又是一句咒語,身邊的女子即刻現出原形:這些女子正是用顏色不一的和紙精心裁剪出的紙片人。

那一句咒語同樣簡短:

「現成真姿!」

這幾個片段描繪出了一個「事實」:陰陽師與式神之間的交流乃至羈絆大多是以符籙咒語實現的。與僧侶的念珠、道士的拂塵相似,日本陰陽師也有著帶有職業色彩的法器,如扇、鈴、式盤等,但真正讓陰陽師超凡脫俗的還是那些擁有神秘力量的符籙咒語。

正如安倍晴明以葉殺蝶那般,指尖輕輕一劃,一片樹葉便成了殺人利器,頗有中國武俠小說中「摘葉飛花,傷人立死」的至高境界。

「符籙咒語」常常並列出現,有時更被簡寫成「符咒」二字,但兩者的概念其實是不同的。符籙側重於書寫,指具有法力的文字或符號;咒語則側重於念誦,指具有法力的語言。符與籙之間也有區別:符的內容主要是祈福禳災、招神驅鬼之辭,而籙主要用於描繪鬼神的姓名形貌。

2001年版《陰陽師》電影中安倍晴明第一次做法事,是為一位貴族驅除一顆結在松樹上的冬瓜裡的蛇蠱。安倍晴明先以毛筆書寫符文,以和製漢字「呪」(咒)為始,中間是類似道家符籙的複雜圖形,最後是末語「急急如律令」,而其所念誦的咒語則是另一段話:

「乾坤定位,赫赫煌煌,解咒瓜,現出蛇蠱,急急如律令!」

可以看出符籙上的文字符號與安倍晴明所念誦的咒語並不一一對應,這裡符籙與咒語倒有些像是書面語和口語之間的關係。符籙的格式相對固定,而咒語則可以根據不同需要靈活選擇。

包括夢枕貘的《陰陽師》、結城光流的《少年陰陽師》在內的眾多陰陽師題材的作品中,符籙都是陰陽師役使鬼神最重要的工具,這與符籙的起源不無關係。

△ 小說《少年陰陽師》

符早在中國春秋時期便已經出現,最早是一種信物。 《說文解字》中記載:「符,信也,漢制,以竹長六寸,分而相合。」從中可以看出符由竹子製成,剖而為二,合而相符,相當於一種憑據。中央政權調集軍隊所用之符多雕刻成虎形,稱為「虎符」,於是符又漸漸衍生出了統領、指揮的含義。

印章廣泛使用後符漸漸被取代,同時卻被道教引入,出現了符籙。道家借鑒虎符之威,將神力書寫在特定的紙、絹等媒介上,再以這種神圖巫符為武器鎮壓妖邪、禁劾鬼神,這番景象正如同人間帝王調兵遣將一般。不難理解,陰陽師通過符籙來役使式神的這個過程抽象化了歷史與傳統中的宗教儀式。

△ 杜虎符,西安南郊山門口出土

除了符本身有憑據與指揮的隱喻外,書寫符籙還暗含著人類早期的文字崇拜,中國的《河圖》《洛書》,乃至八卦的崇高地位均體現了這一崇拜思潮。南朝宋代的著名道士陸修靜所著的《太上洞玄靈寶素靈真符》中云:

「凡一切符文皆有文字,但人不解識之。若解讀符字者,可以籙召萬靈,役使百鬼,無所不通也。」

這一段論述也同樣說明了符籙上的圖案為什麼總是那麼古怪難懂——畢竟這些被賦予了神力的字符是「人不解識之」的。這一「職業化」的書符方式同樣影響了陰陽師,安倍晴明驅除蛇蠱所用的符籙便是最好的例證。

與道教的符籙相似,陰陽師所用的符籙也做祓禊之用,這里便要提一個極富日本特色的陰陽師法器:禦祓串。禦祓串的形制也很簡單,一根短棍上拴一張白色硬紙條,紙條與木棍以紅繩相連,繩頭再飾以金黃的鈴鐺。

隨著歲月的流逝,禦祓串的神秘色彩漸漸消退,化成善男信女們祈福用的「厭勝物」,那張硬紙條上也寫了諸如「晴明神社禦祓串」的字樣,倒更像是旅遊紀念品了。

江隱龍/ 文

本文節選自《知日·陰!陽!師! 》特集

——————————-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