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壁虎

初秋的那天,一隻小壁虎不知什麼原因來到我的家裡。

一棟高九層的樓房,我住在了七層。樓房前沒有樹木可以庇蔭,樓與樓之間,空地上倒是有綠色的植被和被修整成外形圓圓的似饅頭狀的冬青樹,但從沒有高過兩層樓。那壁虎它是藉助什麼物件或力量爬到我的家中的呢?

那日,我在廚房哼著小曲,手中的菜刀噹噹當地剁著肉餡,全然沒有發現有一隻如小拇指大小,周身灰白的小壁虎,靜靜地爬伏在那裡,看著我手中地菜刀,上上下下地舞動著。它是以什麼樣的思維想著這恐怖的場面,我是一點也不清楚。

夫君老張進到廚房,發現了那隻不知該去何處的小壁虎說:一隻小壁虎在灶台上,你都沒有發現?啊啊! !壁虎,我手裡揮動著菜刀趕緊倒退幾步。我天生怕那些爬行的生靈:鱷魚、蜥蜴、壁虎還有那無腳的蛇,以及老鼠、蟑螂等等。

自四月份我的右腳骨折受傷後,我在家中居住的日子寥寥可數。也不知為什麼,家中就有了生靈的出沒。

先是有兩隻碩大的老鼠,歡天喜地的在我家中陽台上的花盆裡刨土,不知它們在找什麼,爾後又將夫君老張,無意間放在餐桌上的大麻花,完整無損地搬運到地漏口後,就不知它們下一步的計劃。也不知老鼠是怎樣運行的。

接著就有了那似乎是變了異,體型大如帶殼花生那般大小的蟑螂死在粘鼠板上,讓我不敢直視。

蚊子就更不用說了,只要我拖著傷腿回家住上一晚,蚊子就會把我咬上七、八個大包,奇癢難耐。

是不是這些生靈就欺負我這個西域女子呢?我真真的是要快瘋了。

好不容易經過我們的辛苦地清掃、消毒、填塞縫隙、更換管道、將下水的地漏上方壓放重物後,房屋中總算是消停了幾個月。我也傷勢痊癒後回到自己的家中居住,心情大好的準備自己包餃子享受一下家庭的溫馨。

可就在我剁肉餡時,竟然有一隻小小的壁虎在觀摩我的操作過程。它是什麼心態?高興或是恐懼?壁虎雖然是益蟲,也許是來幫​​助我消滅蚊子的,但我還是害怕這些傢伙。

在富平的鴻雁村老家,我曾經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似乎打暈過一個大壁虎。呀,這隻小壁虎會不會是那隻大壁虎的子孫後裔或親戚,今日專門派來找我報仇的?我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趕緊讓老張將想辦法將壁虎弄到外面去。小壁虎毫不畏懼沿著灶台的牆壁左爬爬,掉過頭又沿著牆壁右爬爬,不知道它要幹甚?我慌亂中將手中的菜刀遞給老張,讓他將壁虎端出去。

老張說:壁虎能那麼聽話靜靜地趴在刀上?倘若刀刃傷到壁虎,你又不知該怎樣難受自責了。對對對,我真是又著急又害怕,都不知該怎樣幫助老張了,索性退到餐廳等待消息。

只見老張用一隻筷子,一個刷子引導小壁虎向廚房的窗台方向爬行,嘴裡自言自語到:來來來,朝這邊來,回到你自己的群體中去。壁虎也不知是咋想的,總是在馬上就要爬上窗台時,又返身向灶台的方向爬去。

老張用刷子擋住去灶台的路,用筷子驅趕著小壁虎朝窗台的方向爬行。

好不容易爬上窗台,老張趕緊助小壁虎力量,使它爬過窗台。

小壁虎也愉快地消失在視野外。至於七層的高樓,小壁虎會不會一不小心摔下樓去,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老張自信的認為,壁虎不會摔下去。

因為壁虎的本領就是順著牆壁攀爬。我雖擔心壁虎的安危,但絕對不會像對待蝸牛、小雞那樣養她們在家中的。

心想:只要它不是來找我報仇的就行了。看樣子,人是不能隨便殺生和不敬畏生靈的。否則,自己的心靈也會不安。不由自主地想起在二十年前,養過的一隻小蝸牛和兩隻小雞。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