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很長,請好好說再見

文/芨芨草

某日,帶孩子去書店買書。孩子在那邊找他喜歡的書,我就順便也看看新上架的圖書。其實,作為一個寫字的人,對於書的內容和文字的要求是很挑剔的。但有時候,一個書名,或者書中的一句話,就能打動我。

眼光掠過的地方,一本叫《一輩子很長,要好好說再見》的書進入到我的眼簾。我看著這個書名愣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擊中了我的內心。一輩子很長嗎?為什麼要說再見?這兩個問題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於是拿起書來翻了一下。等孩子找到我時,我已經決定把這本書也帶回家。

晚上,陽台,一盞檯燈,一杯清茶,一本讓我心動的書,就開啟了這個美好的夏夜。有時候,想看一本書,就可能只是因為書名吸引了你。當然,看完後才能知道,這本書到底值不值得看。

除了書名,這本《一輩子很長,要好好說再見》還有兩點吸引我的,一個是文字,另一個是作者對於情感所表現出來的自己的態度。

對於寫字的人來說,故事情節是次要的,文字的運用能力才是我所看重的,比如文中有這樣的句子:“不管昨夜你是如何泣不成聲,清早起來這個城市照樣車水馬龍”,就能準確地擊中人的內心,讓人深有同感。

而態度,是每一個寫作者所必須具有的東西。如果你的文字不能體現你的態度,那麼這本書的寫作也是失敗的。

說到態度,其實書名《一輩子很長,要好好說再見》也是一種態度。很多時候,文字所折射出來的,是寫作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我們往往通過書中的文字,就能看出一個人立於這個世界的態度。

其實,在我看來,一輩子,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遇到對的人,幸福的時光就如梭飛過,可能就過得快一些。但如果遇到錯的人,每天在痛苦中生活,就會覺得時間很漫長。

因為情感不合而分的兩個人,能夠好好說再見的,也不算很多。很多時候,任何感情的開端,都是美好的開始,但結局,大多是以痛苦收場的。如果到了不得不說分手的話。

不過,《一輩子很長,要好好說分手》所提倡的,是一種豁達的態度:即使人生漫長,即使兩個人再不合適,到了分手的時候,也請不要彼此有恨,帶著豁然大度的心去說再見,總比彼此有恨有怨要理智得多。

這是我所欣賞的態度,不管是對於人生,還是對於情感。有時候,寬容一個人,原諒一段情,是人生修行的一個境界。人活在這個世上不容易,尋找一份情感的寄託,是為了雪中送炭,不是希望雪上加霜。

所以,不管人碰到什麼樣的情感,最初開始的時候,都是自己所期盼的,都是自己的選擇。到了說再見的時候,也同樣是兩個人自己的選擇,和別人是沒有關係的。 “好好說分手”也寄予作者的希望,她是希望這世間的男女,這世間的情感,都能保留最後的一絲美好,而不是讓分開結束了這份美好。

一輩子有多長,其實誰也不知道,因為,每一個人的一輩子,都是不等同的。有的人長壽,一輩子也許就是別人的兩輩子;有的人壽短,可能短短的幾十年就結束了。所以,一輩子這個概念,是因人而異的。但不管壽命的長短,是人,就都有“一輩子”!

沒有到最後的一刻,人是無法定義這一輩子的。但我想,無論長短,美好的嚮往都是人人所具有的。既然那麼渴望美好,那就給對方留一絲仁慈,讓彼此在說“再見”的時候,還能心存感恩。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