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值錢的一首詩,有人花費千金只求一字,不愧是千古名作

一字千金,相信這個成語大家都不陌生。它的意思就是字值一千金,原指改動一字賞賜千金。後來形容詩文的價值極高,以表示對文辭的讚美。

現在來說,一字千金的情況就很普遍了,畢竟一些書法作品真的很珍貴。

那麼,不禁產生了一個疑問,在古代真的會有人願意花費千金只求一字嗎?答案是確實有。

眾所周知,王勃是唐代著名文學家,“初唐四傑”之首。他的駢文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是一時之最,代表作品《滕王閣序》更是古今聞名。

而在詩歌上,王勃也有《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別薛華》、《詠風》等多首千古名作。本文向大家分享的這個千金只求一字的典故,便出自於王勃的身上。

據記載,當年王勃在都督閻伯輿舉辦的宴席上,寫《滕王閣序》的序詩《滕王閣詩》時,故意在詩中空了一個字,然後便起身告辭。都督看後,遂讓人補上這一個字,奈何始終不得其意。於是便命人備好紋銀千兩,親自趕到王勃住處求這一字。

王勃笑道:“空者,空也。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滕王閣詩》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原來王勃在詩中空的一字,正是這首詩最後一句中的那個“空”字。而要知道這個“空”字的妙處,首先要了解這首詩的具體內容。因為它是附在王勃《滕王閣序》後,所以詩的內容是對序的一個概括。

下面我們先來看看這首詩的首聯“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它既寫出了滕王閣的形勢,也記述了當年興建此閣時豪華的宴會。

它的意思是說,滕王閣依然在贛江的北岸巍然高矗著,可當年那些貴人身掛琳瑯佩玉,坐著鸞鈴鳴響的車馬,前來參加豪華宴會的繁華場面卻是一去不復返了。

從這兩句詩的意思來看,我們可以得知王勃通過空間和時間的妙用,所發出的盛衰無常之感,而這是整首詩的主旨思想。

頷聯“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意思是說,滕王閣的早晨,會有從南浦飛來的輕雲掠過,傍晚則捲入了西山陰沉的煙雨。這裡的“畫棟”、“珠簾”指的是滕王閣,“南浦”、“西山”則分別是南昌的地名和名勝。

這兩句詩則緊承前面一句,言外之意,是說滕王閣無人遊賞,閣內的畫棟珠簾也只有云雨朝夕相處。可見這裡情景交融,寄慨遙深。

頸聯“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則是從時間的角度,來抒發盛衰無常之感。意思是說,潭中白雲的倒影,每日都在悠然浮蕩,可是物轉星移,時間早已過了數個春秋。

從這兩句詩的意思來看,王勃旨在突出時間的漫長,不是一朝一夕。一方面,它點出了滕王閣歷史的悠久,另一方面,則是為了渲染對盛衰無常的感嘆。

尾聯“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則是緊承頸聯,意思是說,修建這滕王閣的帝子如今又在何處?只有那欄杆外的長江尚在空自東流。

結合整首詩的意境,其實不難發現,王勃所描寫的閣、江、棟、簾、雲、雨、山等景象,在遇到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今何在這些代表著時間的詞後,其實都可以歸納為一個“空”字。空即為無,無是一切的起始,也是一切的最終。

綜觀王勃的這首詩,歷來深受世人所稱道,明人凌宏憲在《唐詩廣選》中說: 只一結語,開後來多少法門。郭浚則在《增訂評註唐詩正聲》中說: 流麗而深靜,所以為佳,是唐人短歌之絕。

總的來說,王勃這首詩,既是史上最值錢的一首詩,也是驚艷了世人1300多年的千古名作。

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風圈編輯整理,轉載請註明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或搜索引擎推薦,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